<span id="b5ndt"></span>
<listing id="b5ndt"></listing>
<listing id="b5ndt"></listing><progress id="b5ndt"></progress>
<thead id="b5ndt"></thead>
<listing id="b5ndt"><cite id="b5ndt"></cite></listing>
<listing id="b5ndt"><cite id="b5ndt"></cite></listing><listing id="b5ndt"></listing>
<progress id="b5ndt"><var id="b5ndt"></var></progress>
<listing id="b5ndt"><cite id="b5ndt"><i id="b5ndt"></i></cite></listing><listing id="b5ndt"><cite id="b5ndt"></cite></listing>
<listing id="b5ndt"></listing>
<progress id="b5ndt"><var id="b5ndt"><i id="b5ndt"></i></var></progress>
<progress id="b5ndt"><var id="b5ndt"></var></progress>
<thead id="b5ndt"><cite id="b5ndt"></cite></thead><listing id="b5ndt"><var id="b5ndt"><del id="b5ndt"></del></var></listing>
<listing id="b5ndt"></listing>
<listing id="b5ndt"><cite id="b5ndt"></cite></listing>

商標領域典型案例集錦(2022年第5期)

發布時間:2022-07-12 作者: 來源:超凡知識產權公眾號 閱讀量:128

本期速覽

案例1:華潤怡寶被認定馳名商標,獲頂格賠償500萬元!

案例2:最高檢抗訴成功!“蒙娜麗莎”商標之爭塵埃落定

案例3:判賠300萬元!“皇明太陽能”訴“皇咀太陽能”商標侵權案獲一二審法院支持

案例4:“鰲拜”訴“熬拜”侵害商標權糾紛案:法院判賠80萬元

案例5:“京師”商標又一案:《區分表》發生變化時如何對注冊商標的使用進行合理認定

案例1:華潤怡寶被認定馳名商標,獲頂格賠償500萬元!

華潤怡寶飲料(中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潤公司”)是國內最早專業化生產包裝飲用水的企業之一,隸屬于世界500強企業華潤(集團)有限公司,主營“怡寶C'estbon”品牌包裝飲用水。

圖片

權利人商標及產品圖片

上海潔士寶日化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潔士寶公司”)于2013年5月23日成立于上海,主要從事日化產品研發、生產、銷售和服務。2018年初,華潤公司發現潔士寶公司在網絡宣傳、經營場所、參加展覽及其他商業活動中使用了“怡寶”“C'estbon”“C'estbon怡寶”等標識,并且存在購買、注冊及使用以“cestbon”為主體部分的5個域名等行為,涉嫌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故訴至上海知識產權法院,請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權、消除影響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1000萬元。

侵權人在其公司微信公眾號上使用權利人商標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原告怡寶公司于1988年開始在飲料系列產品上使用“怡寶”商標,1992年開始使用“C'estbon”商標,并于2002年在飲用水等商品上獲準注冊涉案第1789131號“圖片”商標和第1794139號“圖片”商標。結合在案事實,足以認定原告的涉案兩個商標在被訴行為發生時已為中國境內的相關公眾所熟知,構成馳名商標。被告潔士寶公司在其官網、微信公眾號、經營場所等多個渠道突出使用被訴標識及自稱“怡寶集團”“怡寶人”“怡寶公司”等行為構成商標侵權;被告潔士寶公司注冊、使用“怡寶”字號以及購買、注冊及使用涉案域名的行為,存在攀附原告注冊商標商譽的主觀故意,客觀上足以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構成不正當競爭。由于難以確定原告的實際損失或者被告的侵權獲利,法院綜合考慮涉案注冊商標的知名度、侵權行為的持續時間和規模、被告的主觀惡意、同類產品的利潤率等因素,酌情確定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500萬元及合理開支137240元。一審判決后,被告不服向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日前,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案例2:最高檢抗訴成功!“蒙娜麗莎”商標之爭塵埃落定

廣州蒙娜麗莎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蒙娜麗莎建材公司”)成立于2007年9月,2008年9月,其被核準注冊第4356344號“M MONALISA及圖”商標(以下簡稱“訴爭商標”),核定使用在燈、水龍頭、坐便器、暖器等第11類商品上。蒙娜麗莎建材公司、廣州蒙娜麗莎潔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蒙娜麗莎潔具公司”)針對訴爭商標向原國家工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以下簡稱“原商評委”)提出異議申請。2013年11月,原商評委作出對訴爭商標在烹調器具、高壓鍋(電加壓炊具)、盥洗室(抽水馬桶)、坐便器商品上予以撤銷,在其他商品上予以維持的裁定。

隨后,蒙娜麗莎集團提起行政訴訟。2015年2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撤銷原商評委所作裁定,并判令原商評委針對蒙娜麗莎建材公司、蒙娜麗莎潔具公司就訴爭商標提出的異議申請重新作出裁定。原商評委、蒙娜麗莎建材公司、蒙娜麗莎潔具公司不服并提起上訴。2016年6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維持了一審判決。此后,蒙娜麗莎建材公司和蒙娜麗莎潔具公司共同向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申請監督,該院經審查后提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最高人民檢察院組織各方當事人及業內權威專家依法舉行了聽證會,并最終審查認為該案符合抗訴規定,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訴,2021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該案。

再審法院認為,第4356344號“M MONALISA及圖”商標(以下簡稱“爭議商標”)核定使用的“盥洗室”等商品與第1558842號“蒙娜麗莎Mona Lisa”(以下簡稱“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蒸汽浴設備”等商品在功能、用途、銷售渠道、消費對象方面相同,二者構成類似商品。其次,法院認為,從字母構成角度,爭議商標與引證商標均含有字母“MONALISA”,從呼叫角度,爭議商標會被相關公眾呼叫為蒙娜麗莎,與引證商標中文構成相同,故二者構成近似商標標志。再次,引證商標在“蒸汽浴設備”等商品上長期使用,已具有一定知名度,爭議商標核定使用在“盥洗室”等商品上,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二者構成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近似。

針對蒙娜麗莎集團提出的關于第1476867號商標延伸注冊的主張,法院認為:第一,第1476867號商標被認定為馳名商標的時間晚于爭議商標的申請注冊時間;第二,蒙娜麗莎公司所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第1476867商標在爭議商標申請注冊時已具有較高知名度;第三,第1476867號商標注冊在第19類商品上,與爭議商標和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第11類商品分屬于不同的商品類別;第四,第1476867號商標在“瓷磚”商品上的知名度,不足以能夠使爭議商標在“盥洗室”等商品上與引證商標相區分。故該延伸注冊主張缺乏事實依據,不能成立。綜上,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撤銷了一審判決與二審判決,駁回蒙娜麗莎集團的訴訟請求,并認定爭議商標注冊在“盥洗室(抽水馬桶)、坐便器”商品上違反了2001年《商標法》第二十八條的規定,予以撤銷。

案例3:判賠300萬元!“皇明太陽能”訴“皇咀太陽能”商標侵權案獲一二審法院支持

1999年11月7日,德州皇明太陽能技術研究所經核準取得第1332047號“圖片”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11類。2011年9月27日,經核準,皇明太陽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皇明公司”)受讓該商標,現該商標已續展注冊至2029年11月6日。2003年3月21日,德州皇明太陽能技術研究所(有限公司)經核準取得第3003013號“圖片”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11類。2011年9月27日,經核準,皇明公司受讓該商標,現該商標已續展注冊至2023年3月20日。

2018年4月7日,許守會經核準取得第23626720號“圖片”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服務項目為第11類。經國家商標局核準,山東守會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守會公司”)于2018年12月受讓該商標,其法定代表人為孟凡博。同時,自2017年至2021年,守會公司申請注冊了“皇咀”“皇咀新時代”等多個商標。

皇明公司發現,守會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太陽能產品的外包裝箱顯著位置、突出變形使用“圖片”文字加圖形標識以及“皇咀”標識。在太陽能水桶筒體產品上,守會公司在顯著位置以加大、加粗配上醒目的顏色標注“圖片”標識,同時兩個月牙圖形使用了醒目的橘色、黃色,與“皇咀”組合變形使用使其更加與皇明公司第1332047號、第3003013號商標相近似。故皇明公司以守會公司、許守會、孟凡博侵害商標權為由起訴至山東省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

山東省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守會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太陽能水箱”產品以及包裝的顯著位置,以加粗、放大、變形的美術字體+圖形組合,加以醒目顏色等方式突出使用“圖片”標識的行為,既起到標示產品名稱的作用,又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是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被控產品上實際使用的“皇咀”標識顯著改變了原商標“皇咀”的文字特征,對其拆分去掉了拼音,使用了兩個月牙形狀(橘紅、黃色)與變形的皇咀組合,失去了原注冊商標整體視覺效果,改變了該商標的顯著特征,屬于對商標的不規范使用。被控產品與皇明公司的兩個涉案商標核定使用商品屬于相同商品,被控產品通過對“皇咀”商標的拆分、變形等使用方式,無論是元素構成還是排列組合都與皇明公司的兩個涉案商標構成實質性相似,在“皇明”系列產品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情形下,容易引起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故守會公司、許守會、孟凡博對皇明公司第1332047號、第3003013號注冊商標構成侵權的行為成立。

故法院判令守會公司、許守會、孟凡博立即停止侵犯皇明公司第1332047號“圖片”、第3003013號“圖片”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太陽能產品的行為;關于損害賠償數額,法院綜合考慮被告線上銷售數據、線下銷售以及結合侵權產品的銷售規模、銷售區域,被告的主觀惡意、原告涉案商標的知名度等因素,酌情確定300萬元損害賠償數額與10萬元合理支出費用。守會公司不服一審法院判決,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4:“鰲拜”訴“熬拜”侵害商標權糾紛案:法院判賠80萬元

上海騰鰲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鰲公司”)是第14621330號“鰲拜”商標(以下簡稱“涉案商標”)的權利人,核定使用在第43類“餐館”等服務上。騰鰲公司發現,天津倔魚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倔魚公司”)、天津華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雍公司”,以下合稱“兩被告”)在各種收費、免費的加盟網站上進行“鰲拜粥社”及“熬拜粥社”的加盟宣傳,對涉案商標商譽造成了不良影響,故騰鰲公司將兩被告及平臺北京三快在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快公司”)訴至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

圖片

一審法院認為,兩被告的上述行為使涉案商標與侵權標識之間產生較大的混淆可能性,侵害了騰鰲公司的商標專用權。三快公司作為網絡服務提供商,無證據證明其與兩被告共同實施了侵害商標權的行為,且采取了必要的措施,故不構成商標侵權。因此,判令兩被告立即停止侵害涉案商標的行為,并賠償騰鰲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823,729元。

兩被告不服,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在于:一、被訴行為是否構成侵害商標權、應否承擔侵權責任;二、一審法院確定的損害賠償金額及合理開支是否適當。首先,網站中存在多家“熬拜粥社”店鋪及加盟信息,已經起到了識別服務來源的作用,構成商標性使用。侵權標識雖含有“粥社”二字,但其使用在銷售粥類商品的服務上,描述了服務內容,故“熬拜”為主要識別部分?!鞍景荨迸c“鰲拜”讀音相同、字形相近,且“鰲拜”確系我國清朝時期歷史人物,常以白色濃密胡須的熒幕形象出現,侵權標識使用的卡通人物形象易使公眾聯想到影視劇中出現的人物“鰲拜”。加之,部分消費者在網絡評論中將“熬拜”寫作“鰲拜”,顯然已經引起混淆,故侵權標識與涉案商標構成近似商標。其次,在案證據顯示涉案商標進行了長期、穩定的使用,侵權標識使用在銷售粥等食品的餐飲服務上,與涉案商標核定使用及實際使用的餐飲服務在服務類別、消費群體等方面較為近似,屬于同一種或類似服務。再次,兩上訴人享有權利的注冊商標、著作權時間均晚于涉案商標的注冊時間,且兩上訴人曾與騰鰲公司磋商涉案商標的購買及許可使用事宜,故其在明知涉案商標存在的情況下,仍在其服務上使用侵權標識,具有相應的主觀惡意。

最后,兩上訴人主張侵權標識已經獲準注冊,法院認為,在騰鰲公司公證取證時,侵權標識尚未獲準注冊,其在二審期間獲準注冊的事實,并不影響兩上訴人在侵權標識未獲準注冊時,使用侵權標識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認定。因此,一審法院認定被訴行為構成侵權并無不當。關于損害賠償金額及合理開支,法院認為,各方當事人均未提交證據證明權利人因侵權行為所遭受的經濟損失或被訴侵權人獲利的情況,故一審法院綜合考慮涉案商標的許可使用價格及知名度、被控侵權范圍及加盟店數量、主觀惡意等因素,酌情確定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金額并無不當。綜上,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5:“京師”商標又一案:《區分表》發生變化時如何對注冊商標的使用進行合理認定

第5473604號“京師”注冊商標,是北京師范大學于2009年9月21日獲準注冊的商標,核定使用服務為第42類的“法律服務;技術項目研究;無形資產評估等”服務。2020年12月27日,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商評字[2020]第327009號《關于第5473604號“京師”商標撤銷復審決定書》,認定在案證據不能形成相互印證的有效證據鏈證明北京師范大學于2015年9月3日至2018年9月2日期間(以下簡稱“指定期間”)內將訴爭商標在其核定的“法律服務”上進行了真實、合法、有效的商業使用,依據2014年商標法第四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對訴爭的第5473604號“京師”商標在“法律服務”上的注冊予以撤銷。

北京師范大學不服該決定,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北京師范大學在訴訟階段提交的證據2-6顯示,北京師范大學在訴訟階段提交的證據7顯示的普法活動屬于在“法律服務”上的使用。北京師范大學在訴訟階段提交的證據2-6顯示的活動在服務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方面均與“法律研究”服務相近,可以視為在“法律研究”服務上的使用。雖然在指定期間的第八版區分表中已無“法律服務”具體服務名稱,但是考慮到第八版及之后的各版區分表中“法律服務”已為類似群組的名稱,而“法律服務”與“法律研究”在服務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方面均相近,且根據第八版及之后各版區分表的劃分,“法律服務”的范圍包括“法律研究”,可以認定“法律研究”系“法律服務”的下位概念,進而北京師范大學對訴爭商標在“法律研究”服務上的使用能夠認定為其在“法律服務”上的使用,不能因區分表的變化而否北京師范大學實際的商標使用行為。且有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9)京行終9799號判決亦對此作出相同認定,訴爭商標在“法律服務”上的注冊應予維持。

二審法院指出,北京師范大學在原審訴訟階段提交的證據2-6新聞報道,能夠證明其在指定期間在校內舉辦了多期“京師法律實務大講堂”“京師法學名家講壇”“京師教育法治大講堂”“京師法學學術研究生沙龍”“京師普通法大講堂”活動,先后邀請多位學者、法官、律師與該校師生研討法律問題,該活動在服務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方面均與“法律研究”服務相近,可以視為在“法律研究”服務上的使用。雖然在指定期間的第八版區分表中已無“法律服務”具體服務名稱,但是考慮到第六版及之后的-各版區分表中“法律服務”已為類似群組的名稱,而“法律服務”與“法律研究”在服務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方面均相近,且根據第八版及之后各版區分表的劃分“法律服務”的范圍包括 “法律研究”,可以認定“法律研究”系“法律服務”的下位概念,進而北京師范大學對訴爭商標在“法律研究”服務上的使用能夠認定為其在“法律服務”上的使用。綜合北京師范大學提交的相關證據,能夠證明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核定使用的“法律服務”上進行了真實、合法、有效的商業性使用。北京師范大學提交的除上述證據以外的證據,雖然能夠證明對外許可其他組織使用訴爭商標,且在校內組織學生成立志愿者法律服務團隊以“京師”名義對外義務進行法律宣講及舉辦的法律講座,但是在實際使用中包含“京師”的其他組織簡稱及北京師范大學的簡稱,均不足以使公眾認為是商標性使用,而更易識別為企業名稱或學校及其教學機構的簡稱。

綜上,一審法院和二審法院均認為訴爭商標在“法律服務"上的注冊應予維持,并判決撤銷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的商評字[2020]第327009號《關于第5473604號“京師”商標撤銷復審決定書》,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就第三人劉東陽針對第5473604號“京師”商標提出的復審申請重新作出決定。

注:上述案例均整理自網絡,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圖片

*微信掃描二維碼獲取《商標領域典型案例集》2022年第5期(總第15期)電子版(附判決書)

中文无码字幕在线,114免费一级A片,欧美黄色激情在线观看,久久久精品网站小视频A,欧美精品一区二区四区影院